切换到窄版
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19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番号 原创 招嫖
272查看 | 0回复

丰满人妻屁股夹着我_塞好不许掉晚上我检查

[复制链接]
扶贫办党员  发表于 2020-11-25 19:55:01 |阅读模式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chapter 51    苏桃以为, 姜未橙收到霍曦尘和其他女孩子相处的照片,吃醋生气,打算请私家侦探飞去英国调查他。    她心里原本还在为好友这快狠准的态度而感叹, 想着这也许就是姜未橙和自己最大的区别。    可结果, 那天她跟着姜未橙去见私.家.侦.探的时候, 她却只让对方帮她查快递的来源和照片的来源。    “你……看到霍曦尘和其他女孩一起的照片, 都不生气的吗?”对方拿着东西走后, 苏桃最终还是问了。    “只是在同一个画面出现,又不是亲密照片, 为什么要生气?”    “有人在你不在他身边的时候疯狂追求他啊!这就足够令人生气了!”    姜未橙拧眉感受了一下, 实话实说:“大概因为对他的喜欢很有信心,所以不算太担心。”    毕竟, 以前她还目睹过其他女孩和他表白的场景。要论样貌身材, 周瑶都不会输给这个混血女孩, 他当时都能那种态度拒绝, 这次她也没有太担心。    “唉,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你一直都比我冷静聪明, 但会不会太冷静了?我其他不怕,就只怕你对他的喜欢太有信心, 反而把自己折进去……唉,你想想,山高水远,他现在在英国, 不是隔壁城市, 就算有什么事情,你也不能及时过去。”    姜未橙看着一脸担忧的苏桃,淡淡摇了摇头:“其实比起这些, 我更担心拍照片和寄照片的人。你想,对方为什么要拍这些照片?就像你说的,英国不近,而且从这些照片的衣着地点可以判断,明显不是一天拍的,所以这代表最近一直有人跟踪他。对方拍了照,还用这种方式寄给我,目的呢?你不觉得,比起他和女生的关系,我更应该担心他的安危吗?”    “那你要告诉他这件事吗?”    姜未橙想了想:“暂时先不,他的个『性』比较冲动,告诉他这件事,第一对解决问题帮助不大,第二我怕他会因为担心我误会直接飞回来,现在是他学业的关键时期,先不让他知道比较好。”    顿了顿,她又道,“但我会旁敲侧击提醒他最近留意身边人,尽量不要一个人独处,安全是第一重要的。”    不过——姜未橙微微眯起眼,再深入的多想一步,霍曦尘遇到危险的可能『性』并不高,毕竟那人已经跟踪他这么久,真要有危险早就有了。    她觉得,整件事的重点估计还是在她自己身上——谁寄来这些照片?目的是什么?最初的莫名过去之后,她心底其实已经隐隐有了猜测。    但这个猜测如果是真实的话,将会颠覆很多事情,她不想把人心想的那么坏,但也不会一味凭过去印象而做圣母的判断,所以要证明她的猜测,必须得有确实的证据。    因此她才会第一时间让关雨晴给她找私.家.侦.探。    这种事情,报.警是没有用的,因为没有任何威.胁和伤.害.『性』的物品,对方不会受理。想要调查清楚,只能依靠私.家.侦.探。    “你也不用太担心他,我觉得这个寄照片的人是冲你来的。”    苏桃冷静下来想了想,也抓到了关键点,“这些照片想表达的都是同一个意思:你的男朋友现在山高皇帝远,你管不到他,也看不牢他,你看看,他身边多的是女孩倒贴倒追!”    姜未橙被她的语气逗笑了:“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,那你觉得寄照片的人会是谁呢?”    苏桃看着对方淡定的模样,便明白这个猜测她早就已经想到了:“不太可能是照片里的女孩自己,第一她不认识你,第二包裹是从国内发的。肯定是和你有矛盾的,见不得你好的呗。你又没什么仇人,想来想去,不就那两个,反正不是她,就是他!”    “什么他她的?暗语吗?”姜未橙笑道。    苏桃也笑起来,两个人又聊了几句,苏桃收起笑意感叹:“你果然和我不一样,如果是我收到这样的照片,恐怕还没来得及思考,第一时间就炸了。我会直接给他打电话去质问,不管他那里现在忙不忙,在干什么,我会一直电话轰炸。之后,等到他接电话,我这种不信任的质问和语气只会引发两人的争执,然后一发不可收拾。    可你不仅能忍住,还可以冷静去分析,做出对的选择……未橙,我在想,这也许就是我们的人生会形成无数分岔路的原因,当我们站在十字路口的时候,我们选择的方向已经注定了未来会有什么在等着我们。哪怕暂时还看不见,但路尽头的风景是不会变的。”    姜未橙安安静静的看着好友,最后轻轻拍了拍她的手:“他并不是你路尽头的风景,他只是你途经的一处风景。”    “途经……”苏桃重复着这两个字,缓缓笑了笑,“对啊,就只是途经而已,我的人生,还在继续向前。”    她点点头,反手握住了好友的手。    私家侦探几天之后给了姜未橙调查结果:第一,寄快递的人是亲自去快递站点寄出的,有监.控拍下对方模样,带着口罩帽子,身高中等,身材中等,全程没有『露』出过脸,付.款时甚至用的是现.金。    第二,照片是打印,而非洗印,应该是对方独立『操』作完成的,所以没有任何可追查的痕迹。    最后,所有线索在查到另一家同行时中止。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她拧起眉。    “就是说,对方在整件事里都是委托第三方去做的,拍照、打印、寄出,半点都没自己沾手。并且这个第三方,是我们的同行。我这边有多谨慎,对方那边也一样,所有收尾工作在照片寄出时就已经完成了。所以,我现在没办法再查下去。”    “一点办法都没有吗?”    对方在电话里沉默片刻:“也不是完全没有,如果让黑.客.入.侵这个同行的银.行.账.户、所有联络工具,可能会有收获……不过我们工作室也有原则的,一般的调查到这里就停了。当然如果你真有这方面需要,我可以给你介绍另外的人。”    姜未橙想了想:“暂时不需要,谢谢你,尾.款我稍后会打给你。”    “好的,我这边也会把目前调查到的所有资料都发送给你。”    姜未橙挂上电话没多久,关雨晴的电话过来了。    她今天去了郊区的服装厂那里,工作室合作的服装厂中途换了领导,因为工作室已经交了部分订金,所以她就让关雨晴亲自跑一趟去处理。    现在服装厂那里表示要重新调整价格,零零总总一堆理由,也根本不怕之前的合同限制,直接表示谈不拢就只能先搁置制作进度,等谈好了再继续。    “他们说要和你亲自谈,我在湖宴订了位置,常去的那个包厢。我们现在准备过去。”关雨晴避开旁人,拿着手机说道。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,马上就过来。”说着,她又嘱咐关雨晴,“我没来之前你不用理他们,那个包厢我记得是里外两间的,你给他们点好菜和酒,别和他们待一处。另外你查一下w城、c城、l城这几个地方同等规模服装厂的资料。”    “要换吗?要不要把s城其他同等规模服装厂的资料过一遍?最主要出了s城,我们都不太熟悉,我怕时间不够。”    “s城你不用想了,他们能忽略合同直接和我提价,同等规模的服装厂应该都不会接我们这个临时单。周边城市只是以防万一,能谈还是先和他们谈,等这个单子顺利结束后,我们再考虑后续。”    “我明白了姜总,好了,我这边先上车了,过会见。”    挂上电话的同时,姜未橙也已经收拾好了东西走出办公室。    工作室并不大,两三百平米,间隔大多以磨砂玻璃为主,整个工作室采光非常好,敞亮通透又时尚。    目前,制衣样板间、会议室、茶水休息间占了一部分,独立办公室目前只有三间,分别是她、章微以及财务在使用。    设计部门呈半开放式,区域分别在工作室的左右两侧,男装女装互不影响。    其余便是敞开式的工作位,她扫了一圈,想再带个人去饭局,无奈却发现个个都是技术人员,工作能力都强,会喝酒的却寥寥无几,唯一的设计总监章微还对酒过敏。    她在心里叹了口气,看来还得尽快再招人,把公关部也设立起来。    她正朝外走的时候,电梯开了,伏谌背着他的摄影包走进来。    “姜总——”他见到她,立刻走上前,“我有点事想和你聊。”    “现在?”姜未橙诧异,他平时很少会来工作室,“我现在有事,改天吧,你可以和关雨晴约时间。”    伏谌对这个回答显然很不满意:“我已经和你的关特助约了几次了,你都没时间,所以我才会亲自过来。我真的有事,你去哪里,我可以在车上和你谈,用不了多少时间。”    “抱歉,我之前几天的确有些忙。”姜未橙走进电梯,对方也立刻跟了进去。    她原本想拒绝的,但念头一转,她视线落在他身上:“你会喝酒吗?”    伏谌:……?    ****    伏谌将今晚的第六杯白酒仰头一口闷下肚,包厢里的气氛明显缓和起来,服装厂的那个经理明显嗨了,拍着桌子直叫好。    关雨晴同情的看了眼伏谌,笑而不语。    姜未橙说了会带个能喝的过来,她没想到居然是伏谌。    他之前大概有什么重要事,一直都想私下约见姜未橙,可惜姜未橙最近忙的都快飞起来了,她也就一直没替他安排。    她没想到他居然急成这样,亲自去了工作室找人,结果被抓了壮丁。    关雨晴凑到姜未橙耳旁,悄悄问道:“他们又给他倒第七杯了,他到底能喝多少,会不会等会直接倒了?”    姜未橙淡淡笑了笑,压低声音道:“我之前问他会不会喝,他没说能喝多少,但他问我,是不是他陪我去饭局挡完酒,我就能给他一个小时谈一谈。我答应了,他也答应了。”    关雨晴点点头,表示懂了。    看来是不需要担心了。    包厢里,气氛和乐,姜未橙开始不着痕迹的朝正题去,同时给关雨晴发了个消息,关雨晴看来眼,随即起身,表示要去一趟洗手间,随后拎着自己的电脑包出去了。    姜未橙几句试探,大致能确定了,这次他们一家服装厂换了主事人,不光是她一个工作室遭到波及,其他一些规模不大的设计工作室,甚至一些刚成立的小型服装公司,都是一样的情况。    至于附近其他同等规模的服装厂,也是差不多的情况。    背后应该是有人在大动作,想要把这部分规模的厂子价格都做一个统一的把控。    所以,现在要么就是工作室换掉合作的服装厂,要么就是接受对方的调价。    毕竟,现在厂子主事人换了,旧合同制约不大,对方无所谓时间,可以耗着,她这边却耗不起,而且她已经交付了一部分订金,换服装厂不符合经济效益。    当然,她也可以找律师,拿出合同硬碰硬,但扯到低,耗的还是她的时间。    不过姜未橙知道,今天过来的这几个人里,肯定有人手里有一部分权力,例如最终价格会有一个上下浮动的额度。否则,对方也不敢开口就点名要和她这个负责人谈。    她现在要做的,就是争取他们手里最低的那个额度。    几番套话后,她给关雨晴发了几个数字,那边她正开着电脑守在找到的打印机旁,收到之后立刻将新合同拟好一式两份打印出来,然后假装没事人一般回了包厢。    最终,靠着伏谌一杯又一杯的碰杯,趁着对方经理半醉半醒情绪高涨之际,让对方在新合同上签下了字。    价格虽然上调了,但还在姜未橙接受范围内,并且把合同的违约赔偿金额上调了十倍。    但之后的合作,她肯定会重新找服装厂。    这次,不过是权宜之计。    之后,她在湖宴旁边的会所开了个包厢,让服务员帮着把对方扶过去,又给他们点了啤酒食物,之后买完单,便示意伏谌和关雨晴准备走人。    刚刚拿起话筒准备点歌要唱的伏谌:……?    三人走出会所后,伏谌不解:“就这么把人丢下?”    姜未橙看他一眼:“不然呢?他们闹了这一出,难不成还想我去陪他们唱k?反正新合同签好了,等他们酒醒,也没法赖,闹也不会闹,毕竟价额还在他们的基准线里。”    “说的也挺有道理。”    “行了,今晚你们都辛苦了,我先送你们回去吧。”    伏谌看她一眼:“姜总亲自送我们?”    “你和雨晴都喝了酒,送你们是应该的,上车吧。”    湖宴离关雨晴和姜未橙的住所比较近,倒是伏谌现在住的地方离的远。姜未橙说了要送他们,便也没多计较,听完伏谌报地址,就先送了关雨晴到家。    她下车之后,原本坐在后排的伏谌自己推门下车,换坐到了前排副驾。    他系完安全带,朝姜未橙道:“麻烦姜总送我了,我一个人坐后面,感觉不太尊重你,有点把你当司机的感觉。”    她点头嗯了一声,没多说什么,直接打了方向盘,调头驶入车道。    她驾龄多年,车开得又快又稳,只是偶尔看后视镜的时候,余光却总觉得伏谌的视线似乎一直落在自己身上。    她在等红灯的会后看向对方,发现他果然正看着自己。    他半眯着眼睛,白皙清秀的脸孔因为酒意微微泛红,侧头抵着额角,靠在那里看起来一脸惬意的盯着自己。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她不解问道。    “姜总,有没有人说过你开车的样子很帅。”    这句话似乎有点什么,不过姜未橙把这归类为对方喝多了酒。她没回答,笑了笑重新驶动车子    车子到伏谌住所附近的时候,霍曦尘给她打来了视频电话。    这时快晚上十点了,霍曦尘那边应该是下午两三点,这个时间段,他原本应该在上课。不过最近他在实习,空闲的时候变得不固定,偶尔也会在其他时间给她电话。    她还在开车,没办法接视频,只能塞上耳机,转接了语音通话。    “怎么没接视频,还在外面吗?”他的声音越过白天与黑夜,从地球另一端传来,听在耳中格外动人。    “嗯,在开车,没办法接。你怎么了,不是昨天才打过视频?”    霍曦尘坐在医院草坪前的长椅上,看着面前的树影和天空,有些话不知道从何说起:“就是想你了,干嘛,嫌我烦了?”    “我怎么会嫌你烦,只是听你的声音,好像不太开心?”    “嗯,有一点心烦的事,不过,也许对别人来说是很好的事,只是我暂时还不知道我到底应不应该为这件事高兴。”    毕竟,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人,他也不会有那么悲惨的童年。霍菲菲的冷.暴.力和喜怒无常,是他这一辈子都摆脱不了的记忆,他可以治愈自己,却没办法抹掉过去。    发生了的,就是既定存在的。    而那个人,一句对不起,一份遗嘱,就妄图认回他,这对他来说太不公平。    可是这些事,他不知道从何说起。    “橙橙……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,我很想你,很想很想你,想抱抱你,想你身上的味道,也想你抱抱我……”    一个人,怎么能这样依恋和思念着另外一个人?太多个瞬间,他真的很想丢下一切回国去,回到她身边,再也不要和她分开,“这太难了,见不到你真的太难了,我觉得我好像得病了,有时会突然觉得呼吸困难……”    “乖,还有几个月,马上你就能回来了,到时候就能每天都看到我。”    她想了想,还是有些担心,“这样吧,我大概还有一个小时能回家,你等会如果还空的话,我给你打视频,好不好?”    “嗯,我今天不忙,那我等你。”他乖乖应着,又和她腻了两句,正要结束通话时,手机那头却突然出现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。    “前面左拐。”沉默了许久的伏谌突然出声,提醒她方向。    他音量并不大,但是在安静的车厢内格外清晰明显。    霍曦尘僵了僵,一想到她那边的时间,他心底的醋意一下子全部翻涌上来:“橙橙,你旁边为什么有男人?”
       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19论坛

.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8-2020 19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.
警告︰19论坛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。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!
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、出租、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、播放或放映。
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,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有些照片信息侵犯到你的隐私,请联系我们(发信给19luntan#gmail.com ,将#修改成@)删除影片。
投放广告唯一联系方式电报@lucky5201 邮箱:19luntan@gmail.com。本站永久域名:19luntan.com